--> 内分泌科普故事 — 被妖魔化的胰岛素 - 青岛慧康医院
青 岛 大 学 医 疗 集 团 慧 康 医 院
THE  HUIKANG  HOSPITAL  OF  QINGDAO  UNIVERSITY  MEDICAL  GROUP
 
科普园地
内分泌科普故事 — 被妖魔化的胰岛素
2017-04-05 08:49浏览数:111 

  这时,坐在角落里一直没发言的郑大哥抬起头来,朝我这边望来。我连忙冲他点头示意,说,郑大哥,你有什么话要说?郑大哥迟疑了一下,说到,平时大家都讲“用进废退”,我觉得有些道理。你看我的胳膊,两个不一样粗。说着,郑大哥露出袖子,大家一看,果然右胳膊要粗壮一些。原来,他从事铝合金门窗加工行业,平时经常用到电钻,电钻很重,需要用力才能握住,用的时间长了,右胳膊自然就壮实了许多,左胳膊不怎么用,相对就细了一些。如果用胰岛素来治疗糖尿病,那么人体自身的胰岛素岂不是就用不上了?长期下去,自身的胰岛素不能退化吗?对啊,几个人纷纷点头称是。

  这个说法很有群众基础,看来需要好好解释一下了。于是我站起来,用肯定的语气说到,不会的。用进废退是一种假说,最早是由法国生物学家拉马克提出的,指的是生物体的器官经常使用就会变得发达,而不经常使用就会逐渐退化。这个假说是有局限性的,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,后来就被达尔文推翻了。具体到胰岛素的应用,肯定是不对的。人体自身的胰岛素分泌、释放是受到血糖水平的调控的。血糖高了,胰岛素就会分泌多一些,而血糖低了,胰岛素就不分泌了。应用外源性胰岛素,血糖水平会下降,自身的胰岛素分泌确实会减少,但这种减少是有利的,能使胰岛细胞处于“休养生息”状态,有利于胰岛功能的长期保存。相反,如果不治疗,血糖处于高水平,就会一直刺激自身胰岛素分泌。长此以往,胰岛功能就会很快衰竭,而不会越来越好。

  说完以后,大家都没出声,好像在仔细琢磨我说的话。忽然,一直没有发言的王叔说话了。我们现在得的是2型糖尿病,以前叫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。既然是非胰岛素依赖,为什么还要用胰岛素呢?

  听到这里,我解释到,糖尿病的分型应该从发病的原因和机理方面考虑,而不应该根据治疗措施的不同来区分。正是因为经常给临床糖尿病的诊断和理解带来混乱,所以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1999年糖尿病的分型中取消了“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(IDDM)和“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(NIDDM)”两个术语,继续保留Ⅰ型和Ⅱ型糖尿病的提法,但建议改写为1型和2型糖尿病。因为原来不科学的分型方法,许多人认为自己不是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,坚持不用胰岛素治疗,最终酿成不良结局,甚至有的医生也有类似的错误理解。说起来,这算是人们认识糖尿病过程中付出的代价。你可不要这样,该用胰岛素的话,还是要用,不能重蹈覆辙。

  不知不觉,时间到了5点钟,一堂健康教育课就这么结束了。我送到大门口,与他们挥手告别。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我回想着今天课堂上关于胰岛素的各种争论,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  胰岛素本来是治疗糖尿病的有力武器,却总是得不到患者的认同,一直被各种传言妖魔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想着,想着,我心中忽然金光一闪,把他们每个人的发言串联起来,答案不就出来了吗?我重新又仔细考虑了一番,似乎就是这样。

  糖尿病患者对于胰岛素的排斥是出自本能的一种反应,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。最初可能是怕打针、怕疼,然后担心自己不会打针,怕打错针会有严重后果。接着又听说了一些与胰岛素在使用方式、名称相似的负面事例,进一步加深了这种恐惧心理。动物胰岛素在使用中的一些不足,也会使人们产生疑虑。社会上流传的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“理论”,造成了对胰岛素的排斥心理。同时,因为历史上的原因,糖尿病不准确的分型和命名,放大了人们对胰岛素的排斥心理。当然,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,保健品行业为了一己之私,对胰岛素故意歪曲宣传,也是很重要的原因。

  我望着外面,又起风了,树枝摇动的更厉害了,风吹过电线发出的呼啸声更响了。好像被天气感染了似的,我的心情也变得暗淡起来,看来对胰岛素的普及教育还任重而道远啊。不过,当我回到办公室,再次看到阳台上的仙人掌开的黄色小花,心中重新又燃起了希望。冬天到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(内分泌科 马凤海供稿)